伪善师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
摄影ID:A.S.

雪痕

他是雪色。

他有一個孿生哥哥,名喚雪痕。

雪痕,是幻空國最年輕有為的君主。

他從小就十分崇拜他。

但無論他如何努力,卻像一個可有可無的影子,不停地追隨其身後,仿佛傾盡一生,也無力觸及,他的世界。

他,不懂。

——

“哥,為何我們擁有相似的容顏,卻無法擁有相似的人生,我多麽想能夠與你並肩。”

每每這時,雪痕暗淡無光的眼睛,總會閃爍憂鬱的藍色,明明滅滅的光芒,堵在心口上,令人陣陣抽痛。

“想我所想,念我所念,愛我所愛,是我,亦是你。”

不,他,不懂。

——

直到那一年,他站在高塔之上親眼看著哥哥從茫茫大雪中抱回一個小女孩,一步一步,走向城池,走入大殿,走進他們的生活。

哥哥似乎把所有的情感都放在了那個女孩身上。

似乎,與生俱來,就是為了遇見這樣一個人。

而生。而存。

“哥,你為何待她這般好,這不似你。”

那天,他攔住了哥哥的去路,言語中有些妒忌。

“雪色,每每看著你,便如同看著我。”哥哥走近,揉了揉他的髮,“我曾失去過一些彌足珍貴的東西,往後你會懂的。”

不,他,并不懂。

——

時光一晃便是一百多年,原本僅是追隨著兄長的目光,從此,多了一個人。

那個人叫紅雪。

紅雪,是哥哥的摯愛。

他愛哥哥,他也愛哥哥愛著的人。

於是,他開始分不清,自己愛著誰多一點。

“哥,你要娶她了么?”

“嗯,”哥哥難得露出一抹溫柔的笑意,望著遠方,輕聲到,“知道麼,我等了她好多年,久到我快忘了我自己。”

不,他,真的不懂。

——

如果沒有發生後來的事情,他或許,永遠也無法弄懂。

凡是因果,皆有命數。

沒有影子的空氣,總是冷冷的,空無一物。

“你即是他,他亦是你。她不愛他,也不愛你。”

......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