伪善师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
摄影ID:A.S.

偶尔会走过下雨天满是泥泞的一条长满杂草的小路。

有一棵柿子树长在路边,它的主干半边完好,半边焦黑。

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,从它的根一路蔓延它的躯干。

每次路过都会望上好几眼,偶尔摸一下它那不知从何而来的伤口,思绪翻飞。

一直想拍下这棵树的姿态。

......

那一年六月,毕业事了,终于寻得空。

怎料再去那已是变化极大。

树依然在那,只是树本身却被建起的楼房遮挡住了生存的领地。

我找不到适合的角度拍下它坚强的姿态,有一种后悔弥漫心头。

要是当初早点来就好了,这样就可以完整的拍下它。

树是不会走的,但人会砍掉树。

一幢幢建起的楼房终究会占用树的生存空间。

......

 只願這棵樹依舊如初的守在路邊。

我喜歡這棵樹,這個令我震撼的生命。


——圖攝/A.S.

《記憶中有棵樹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記憶中有棵樹》

点击查看

這棵樹不屬於我,但它卻是我的樹。